首页 > 债券 > 正文

单周成交破7000亿 可转债因何疯狂

[2020-11-06] 来源:经济观察报
点击收藏
导读:因暴涨、暴跌20%而触发临时停牌,市场周成交额创出5000亿元、7000亿元的新高,可转债市场的“炒作风暴”在监管关注后仍未平息。

  因暴涨、暴跌20%而触发临时停牌,市场周成交额创出5000亿元、7000亿元的新高,可转债市场的“炒作风暴”在监管关注后仍未平息。

  10月29日,包括尚荣转债、星帅转债、宝莱转债、新天转债等在内的不少于7只可转债开盘就因上涨超过20%而触发临时停牌。而在10月27日至28日期间,亦有模塑转债、正元转债、星帅转债、晶瑞转债等可转债盘中均因跌幅达20%出现临时停牌。

  事实上,自10月下旬以来,可转债因暴涨暴跌而触发临停已不再是新闻。Wind资讯数据显示,以往可转债市场周成交额最多3000多亿元,在10月18日-24日一周则达到近5000亿元;10月25日-30日一周更是达到7039亿元的“天量”。

  在业内人士看来,可转债的疯狂行情与部分游资的炒作助推有关,而可转债T+0及不限制涨跌幅限制的交易制度,也为游资的进入提供了炒作空间。

  对于这一“炒作风暴”,沪深交易所也开始对波动剧烈的可转债进行重点监控。虽然可转债近期出现暴涨暴跌,但在一些关注可转债市场的买方机构人士看来,可转债市场的行情突然变化并不影响既定的价值投资或套利策略。

  可转债大浪行情

  高换手率成为可转债市场巨量成交的脚注。

  10月28日,包括联得转债、飞鹿转债、美联转债等在内的多达16只可转债换手率超过10倍,其中蓝盾转债、久吾转债、凯发转债三只可转债的换手率更是超过了20倍。

  在个别特殊的交易日,一些可转债的换手率甚至超过百倍。

  例如在10月21日当天,万里可转债、蓝盾可转债的换手率均一度超过125倍,其中蓝盾可转债的成交额甚至超过了正股蓝盾股份(300297,股吧)同日的总市值。

  与高换手率相对应的,无疑是一些可转债破天荒的成交规模。

  再如10月28日当天,共有多达23只可转债的成交金额突破20亿元,其中7只可转债成交额突破50亿元,更有久吾转债的成交额突破百亿规模,而其正股久吾高科(300631,股吧)的市值也仅有25亿元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可转债的行情呈现出了游资炒作的特征。“可转债的剧烈波动呈现出了换手率高、成交额大的特点,这极有可能与一些游资的参与炒作有关。”北京一家中型券商可转债分析师表示,“因为本身可转债市场的流通盘比较有限,边际定价敏感度高,不用很多资金就能够实现价格影响。”

  在业内人士看来,游资之所以“盯上”可转债市场,也与该市场的T+0以及不限制涨跌幅的交易机制有关。“因为没有涨跌幅限制,加上有一些做日内T+0回转交易的机构参与,所以会导致可转债的成交量爆拉。”上海一家私募机构投资经理表示,“很多做日内回转策略的机构之前是以做融券T+0为主,现在可转债市场的规模大了,所以这些机构估计也跑到这个场子里来了。”“日内交易的特点是正反馈会越来越强,越来越多的机构进场后,成交量会放大,股价波动也会加大,反而有利于捕捉日内的机会,所以也会进一步刺激可转债价格波动的放大。”上述私募投资经理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可转债的剧烈波动已经引起监管层的关注,例如沪深交易所已通过点名重点监控的方式来对可转债波动风险进行提示和防控。

  在监管层的不断提示下,可转债市场也呈现出一定的降温态势。截至10月29日早盘收盘,不少于160只可转债价格出现下跌调整,其中11只可转债跌幅超过3%。“监管关注后,一些游资可能存在的炒作、价格操纵带来的异常交易行为将会被重点防控,所以游资对于转债的炒作可能也有所退潮。”浙江一位私募人士评价称。

  仍有价投机会

  可转债的剧烈波动,是否会对该市场中的价值投资策略或传统套利策略带来影响,买方机构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只要价格合适,溢价率可控,正股具有成长性,一些可转债中长期来看仍然是价值投资的标的。”北京一家中型公募机构基金经理表示,“因为价值投资是看长线逻辑,而且这一次的可转债行情并没有让转股溢价率偏出太多。”

  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28日收盘,沪深两市存续的可转债数量达306只,合计债券余额为4338.70亿元。

  经济观察网记者计算发现,上述306只可转债截至10月28日的平均转股溢价率约为25.43%,纯债溢价率则为53.29%。

  “因为是含权债权,从转股溢价率来说,平均高出20%多并不算是一个特别高的水平。”上述基金经理指出,“因为要考虑可转债有债性打底的特点,相当于风险敞口也是低于正股的,因此会有一定的转股溢价。”

  事实上,目前可转债仍然是不少公募债基的重仓标的――记者统计三季报发现,截至9月底,仍然有多达208只公募债基的可转债持仓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超过40%,其中137只基金可转债持仓市值比例超过资产净值的60%。

  即便这样,仍然有部分可转债出现了明显的溢价率过高的情况,例如包括横河转债、亚药转债在内的8只可转债在10月228日收盘的转股溢价率均超过了100%,其中横河转债溢价率最高达222.54%。

  “转债溢价率过高未必是正股价值被低估导致的,还有整体的流通盘大小、市场交投情况、转股条款等许多因素所影响。”前述可转债分析师表示,“但超过100%的溢价率仍然是比较高了,投资者需要注意风险。”

  此外,也有一些可转债仍然处于折价状态,这在前述募人士看来,该市场的套利空间也仍然存在。

  例如截至10月28日,仍然有包括福莱转债、多伦转债等在内的33只可转债存在折价现象,其中福莱转债的折价率最高,达13.22%。

  “这说明转债市场的套利策略空间是仍然存在的,哪怕是个别可转债已经暴涨暴跌了。”前述私募投资经理表示,“但是具体的套利操作也需要看正股的成长性和风险,不能一概而论。”

  以上是【可转债】相关内容,更多资讯请关注九州财经网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